藥神


呂受益說

『看到他的第壹眼我就不想死了。』

但是最後他還是在廁所裏選擇了結束自己的生命。

他因愛而求生,最後又因愛而棄世。

在章宇的眼裏

當他認定他的『勇哥』是魔鬼時,他可以壹口飲盡杯中的酒,『妳我山前未相逢,山後別相見』奔入瓢潑大雨的黑夜裏。

但當他認定他的『勇哥』是神時,他又可以義無反顧的替他去死。

只留下了壹張永遠不會有人去坐的火車票。

『他才二十歲。他只想活命,他有什麽罪?』

電影的後半部分相比起來沈重了許多,也沒有了前半部的那種幽默,也或許是因為銀幕上的事實就已經足夠沈重了,電影院裏我緊緊地咬著手上的肉不讓淚落下來,事實上如果不是因為我足夠能忍我絕對會哭的,那種莫名的無力感像壹顆石頭墜入了我心裏的那潭死水,波紋壹圈壹圈的漾開。

『我們之所以善良,不是為了回報,而是要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

公安局裏,那位老人緩緩地站了起來,她沒有落淚,也沒有請求,她平靜的對曹斌說道

『我吃了三年的藥,吃掉了房子,吃垮了家人,我不想死,我想活著。警察領導,誰家還沒個病人呢?妳就能確定妳這輩子不得病?』

在時代、命運和社會的洪流中,世上有著太多的無奈。這些掙紮在底層的人,有時候就連『想活著』都成為了奢侈的信念。

Updated

閱讀時間: Less than 1 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