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罪

明天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餵馬,劈柴,周遊世界 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從明天起,和每一個親人通信 告訴他們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的 我將告訴每一個人 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為你祝福 願你有一個燦爛的前程 願你有情人終成眷屬 願你在塵世裡獲得幸福 而我只願面朝大海,春暖煙花開

生日快樂,妮可!

掐指壹算,這是給妮可過得第四個生日了,這麽說來,入坑 LoveLive 已經四年了,這四年壹路走來,她陪著我走過了許多。從幼稚慢慢轉變,變得更容易沈思了些。 今年就不像去年那麽瘋狂了,去年是托了『Muda』先生的福,吃了蛋糕壹起慶祝了壹下,今年其實是因為不太方便所以沒去找他。 壹年過去感覺自己三觀開始慢慢轉變了,不再像去年壹樣喜歡鋒芒畢露容不下水團,同時自己的戾氣也增加不少,在奧克蘭認識了很多 LoveLiver,和他們壹起玩很開心。國內拉圈這壹年也是風雨飄搖,SIF 也不打了。不知道自己是幼稚了還是成熟了。不知『二刺猿』到底在我心中是壹種怎樣的存在。 更多人會選擇在今天會去講妳的故事,妳的設定,妳的可愛。而我想或許在這裏我更適合去訴說自己吧。

藥神不在服務區

呂受益說 『看到他的第壹眼我就不想死了。』但是最後他還是在廁所裏選擇了結束自己的生命。他因愛而求生,最後又因愛而棄世。 在章宇的眼裏,當他認定他的『勇哥』是魔鬼時,他可以壹口飲盡杯中的酒,奔入瓢潑大雨的黑夜裏。但當他認定他的『勇哥』是神時,他又可以義無反顧的替他去死,只留下了壹張永遠不會有人去坐的火車票。 『他才二十歲。他只想活命,他有什麽罪?』電影的後半部分相比起來沈重了許多,也沒有了前半部的那種幽默,也或許是因為銀幕上的事實就已經足夠沈重了,電影院裏我緊緊地咬著手上的肉不讓淚落下來,事實上如果不是因為我足夠能忍我絕對會哭的,那種莫名的無力感像壹顆石頭墜入了我心裏的那潭死水,波紋壹圈壹圈的漾開。 『我們之所以善良,不是為了回報,而是要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公安局裏,那位老人緩緩地站了起來,她沒有落淚,也沒有請求,

朋友圈裡的父母

市中心的燒烤店,快見底的啤酒,他拿起一根羊肉串,泛著光的油逃離著肉串,香料的辛香在他的嘴裡爆炸,好在一口啤酒控制住了他們的掌控,身旁女友依偎者。 『真香,是時候發朋友圈放毒了。 』掏出手機,一套九連拍,店裡橘黃的燈光與硬木桌暈在了一起。 指針指向晚上十一點,突然一聲大叫 『幹,勞資剛剛那條朋友圈忘屏蔽爸媽了! 』前一秒還是意氣風發的社會人,後一秒慫如豬皮,他害怕自己的夜生活被父母看到,必會導致接踵而來的追問,更多的是擔心在父母面前一直維護的聽話自律形象轟然倒塌。也害怕父母過於牽掛在離家幾萬公里隻身一人在外留學的他,深夜還在外面浪,導致整夜無法安然入睡。 回望我的朋友圈相冊,的確。我們迴避的或許遠不止是在父母嚴重看上去十分墮落但又真實的肥宅生活,又或許是現充的社會青年。至少可以十分確信的是,我們離開原生家庭開始自己獨自在外生活後,甚至只是住校,但是出現在互聯網上的另一個我,是一種令他們感到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