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罪

坠落 1.0

打工人,工具人,社畜,内卷 996,什么阶级固化贫富差距中年危机,压榨与自我压榨,凡事唯功利目的论,不能换钱就没价值,不能变现就没意义,努力奋斗分蛋糕进化到加紧互害抢蛋糕,灵气或创意或自行赋予的价值或脱出常态的吉光片羽常常治不了肚饿,要生存就必须你利用我我利用你。甘当弃儿畸形零局外人,其实斗士之外寸步难行。闷声发大病。几年时间过去青春精力想象和实现抬高一厘米都无,也再无。平行世界里的乌托邦虽说都会实现,但我们还要等上很长一段时间。四十年后你终于住上大平层,有钱和更有钱早已移民月球火星,你睁眼时海景,它睁眼是球景,你肉身充当地球环境净化器,高等工蚁,卖贱命进阶到卖中产命,卖富贵命,它已经意识上传身体冷冻准备两千年后复活在开普勒星。熬到你孙子终于是当地人上人,一艘巨型飞船跃迁后降临,告诉你它是银河拆迁办,地球要进行施工拆迁改造,

此处不发射电波,发射爱。

We’re not transmitting 5G here. We’re transmitting love.人们憎恨 5G,冲垮大坝。在一次夜跑中遇见了这根信号杆,旁边被贴上了咒骂与猜疑。我想,与其让其散发戾气,不如稍微做一些修改,祈愿它可以发射爱。

寫在 2019 年的聖誕節

寫在 2019 年的聖誕節,匆匆忙忙的又過了一年。在年底匆忙的就分了手,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感覺整個人的思緒都是亂的。 在 bilibili ,挑戰了很多一輩子從來沒有體驗過的事情。很多人生的第一次,感覺似乎公司會比大學更適合我。馮提莫入駐了 bilibili,第一次看互聯網娛樂直播,覺得果然很廢柴。蠻好玩的。 回首望望彷彿昨天才剛跨年進入 2019 年。寫到這裡讓我去看看去年跨年在做什麼。翻翻相冊突然發現去年的此刻在東京。今年的年卻是在上海過的,不可思議,這一年彷彿一眨眼就過去了,想想年初許下的願望,想想年初的努力。這一年真的體驗了很多,還是要抱著一顆感恩的心。感謝身邊的人,愛過的恨過的。 謝謝了 想起每年的聖誕節都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