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5 週 绝望困局


2020 年 5 週

应该是人生中过的最绝望最无助的一周,疫情一直在变得更糟更糟,睁开眼看看丁香园,数字几乎 2000 3000 的增长。我将自己在家隔离,不敢出去,甚至有一瞬间不敢呼吸。害怕病毒就隐藏在我吸进去的某一口空气里,穿过顺着鼻子进入呼吸道。每天叫外卖吃,基本都是吃麦当劳,怕别的不干净。小区的外卖也不允许进入小区,统一把食物放在门口。

neko

出门拿快递的时候拍下的猫,真羡慕动物,不会受到冠状病毒的感染。

星期二,送母亲上了回奥克兰的飞机,和母亲短暂分别,我相信会很快就再次见到的。

进深圳关的路上,警察要求脱帽查体温,出示身份证。很恐慌,在疫情面前人类太渺小太微不足道,足以让从当权者到庶民都在颤抖。

躺在家里,惨白的阳光透过铁栅栏洒进房间。音乐似乎成为了我唯一的解药,又似乎不是。不断的在给自己带来消极的东西。谁知道呢?

城市在一夜之間四分五裂了,省在一夜直接也分開了,大到省市,小到小區,人們各自豎起了堡壘,在最後陣地堅守。或許是堅守職責,或許又是自保多福。

外卖桌

在原訂返回新西蘭的前一天 ,新西蘭官方突然宣布,對來自中國無論國籍的人員實施入境管制,剛要慶幸自己沒有受到影響。吃完了最後一頓在國內的晚餐,興沖沖的準備第二天夜裡出發,凌晨起飛的飛機。然後突然得知。我的航班因為公共安全問題取消了。

rv

Updated

閱讀時間: Less than 1 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