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給我壹個工作的理由


這是租下兔十三的第 1 個人 她花了 20 紐幣折合人民幣 100 人民幣租下兔十三。 訂單的內容是 陪她散步和看壹場電影。

約定的時間是上午 11 點,我遲到了十五分鐘。見面後,陪她買了幾件東西,在日本店裏買了兩件廚具和壹套長筷子,她說:『似乎看起來用不上,但是或許某天就用上了』。點了壹杯奶茶,加珍珠,去糖,去冰。她覺得還是很甜。然後我們在市中心漫無目的的走著。天氣不錯,陽光灑在身上很暖。 她租我的原因是因為她最好的朋友回國了,而且再也不回來了,她曾經能依靠的為數不多的朋友,為了追星和自己的夢想,決定回國壹頭紮進演藝圈,在未知的深海中浮沈。她很羨慕蘭蘭,因為蘭蘭可以去勇敢的追尋她的夢想,而她卻沒有夢想。 她今年二十歲,在結束了高中學業後,不想繼續學習下去了 『夠用就行了唄,我壹輩子也不會在買菜的時候,用得上這些奇奇怪怪的公式,學它幹嘛』 『有壹次,我數學考了 59 分,差壹分及格,當時眼淚就流下來了,老師看著心軟,多給了我壹分,及格了』 『高中開始,我的數學就崩塌了,數學就是我生命中的壹道坎。』 她迷茫的看著我,那些物理學家是如何計算出那些數據的呢?我沒辦法回答她,因為我也不知道。 和她又聊到了孩子,回憶起了以前被霸淩的故事。她從小和她的父親和母親去廣州打拼,當時賺了了很多錢,壹位非常要好的、讓我家裏人完全相信的朋友借走了家裏所有的錢,然後,消失了。 『我永遠無法忘記那段時間,家裏天天就吃烏江榨菜和白粥。』 她的父母壓力太大決定把她送回老家,寄宿在嬸嬸家裏,在那個『家』裏她並沒有過上好日子。嬸嬸把她吊在房梁上打。每天早上起床我都會沖出下樓看,『我以為我爸我媽來接我了,可是他們沒有』。 『我也永遠無法忘記那段時間,嬸嬸讓我和我哥,在客廳裏吃剩菜剩飯,自己在臥室裏壹邊看電視壹邊吃香喝辣。』 似乎吃成了她生命中很重要的壹部分,在吃上,她無論是對食材的挑剔還是料理的技術都是盡可能的好,我陪她走到奧克蘭的海鮮魚市場,買了壹塊很新鮮的三文魚。 『我從來不認可也不相信,人之初性本善,出生的小孩是不會懂得什麽是尊重的,是孩子的父母教會了孩子什麽是尊重。我相信在小學和初中的時候,每個班裏都有壹個被欺被霸淩的人。可是妳會發現當妳上高中後就好了很多,不是因為他們變得成熟了,而是因為不想惹事生非罷了。』 她的弟弟,從小被送到寄宿學校上學,在小時候,弟弟在壹次班內競選時站了起來,主動支持他的同座,壹個小女孩。弟弟說:『我支持我的同座因為我愛她。』從此之後,她的弟弟成為了被霸淩的對象,壹直到初中,他的同學打他,把他全身扒光連內褲都不留給他。 『姐姐,我不想活了』 後來家裏人,每天無論多晚都要將弟弟接回家裏,她咬牙切齒的說『媽的,弟弟口中的愛,比現在成年人的愛不知道幹凈多少倍,不像現在的壹些男人,嘴上說著愛,心裏想著那些操蛋的東西。』 小孩的愛,總是純潔的。愛就是喜歡,發自真心地喜歡,不夾雜任何其他的事情,沒有利益,沒有私心。簡簡單單的愛,挺好。 她現在也壹直單身。說到感情問題,她冷淡了很多。 『我壹共就談過兩次戀愛,第壹次戀愛談了兩年,第二次三年。我的初戀後來去了加拿大。在那裏,他找了壹個 12 歲的女友,壹開始做她的家教,然後還把她上了。』 『媽的人渣,我要是那女孩她爸我把他搞死』 我壹笑,那他之前找妳是不是因為妳和 12 歲的小女孩有什麽共同之處啊? 『是啊,可能都屬於沒發育好的類型』 她曾經壹直喜歡比自己大的,這樣能給她安全感,後來就不喜歡了。 『我現在喜歡比我小壹點的,沒什麽為什麽,就是喜歡。但是我壹直單身也不錯,感情上不用付出太多,我可以照顧好自己,挺好的。』 她似乎真的很容易對生活滿足,這或許也是她選擇呆在這裏的原因。她不想回國,如果回國,也會離她的父母遠壹點,重慶不錯,很喜歡那裏的巷子,很安靜。 回到國內,她要應付父母,她很不喜歡這樣,與其去應付,不如離得遠壹點,這樣眼不見心不煩。 『呆在這裏,有時候也會想家,但是相比自由,這個代價還是值得的。』 請給我壹個工作的理由。 『其實我挺迷茫的,因為我不想工作,與其說是不想,可能更是不削,我懶啊。可是我又覺得自己沒為這個社會做出什麽貢獻。』 『我就躺在家裏天天想,可是我也沒想到生活中有什麽不好的地方,如果莫壹天我能想到什麽事情為人類做出貢獻,我就去創業了,可是我好像想不到,我覺得如果我去工作,我壹定會很認真的。』 可是她並不需要工作,她現在很滿足,能自己養活自己,做壹個廚娘,雖然只有壹個顧客,不過她還是很認真地對待每壹道菜。 她多幸福啊,別人天天拼死拼活的,最後為的可能就是她這樣的的生活。而是否需要壹個工作的理由,這本身就是壹個偽命題。在這個浮躁的社會中,如果我能有壹個機會,每天靜靜的看著潮起潮落,人群穿過街道,而我能作為壹個觀察者,或許也能獲得像神壹樣的快感。

Updated

閱讀時間: Less than 1 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