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中心的烧烤店,快见底的啤酒,他拿起一根羊肉串,泛着光的油逃离着肉串,香料的辛香在他的嘴里爆炸,好在一口啤酒控制住了他们的掌控,身旁女友依偎者。『真香。』,掏出手机,一套九连拍,店里橘黄的灯光与硬木桌晕在了一起。『是时候发朋友圈放毒了。』

指针指向晚上十一点,突然一声大叫:『干,劳资刚刚那条朋友圈忘屏蔽爸妈了!』
前一秒还是意气风发的社会人,后一秒怂如猪皮,他害怕自己的『夜生活』被父母看到,必会导致接踵而来的追问,更多的是担心在父母面前一直维护的听话自律形象轰然倒塌。也害怕父母过于牵挂在离家几万公里只身一人在外留学的他,深夜还在外面『浪』,导致整夜无法安然入睡。
市中心的烧烤店,快见底的啤酒,他拿起一根羊肉串,泛着光的油逃离着肉串,香料的辛香在他的嘴里爆炸,好在一口啤酒控制住了他们的掌控,身旁女友依偎者。『真香。』,掏出手机,一套九连拍,店里橘黄的灯光与硬木桌晕在了一起。『是时候发朋友圈放毒了。』指针指向晚上十一点,突然一声大叫:『干,劳资刚刚那条朋友圈忘屏蔽爸妈了!』前一秒还是意气风发的社会人,后一秒怂如猪皮,他害怕自己的『夜生活』被父母看到,必会导致接踵而来的追问,更多的是担心在父母面前一直维护的听话自律形象轰然倒塌。也害怕父母过于牵挂在离家几万公里只身一人在外留学的他,深夜还在外面『浪』,导致整夜无法安然入睡。

腾讯社交广告发布了《朋友圈年度亲情白皮书》
有超过一半的年轻子女选择在朋友圈屏蔽父母,将父母拒之‘圈’外,拒绝向父母敞开心扉。”黎沛姿表示,与这个数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有40%的父母会浏览子女每一条朋友圈,并渴望通过朋友圈,了解远行的孩子近况。

有超过一半的年轻子女选择在朋友圈屏蔽父母,将父母拒之‘圈’外,拒绝向父母敞开心扉。”黎沛姿表示,与这个数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有40%的父母会浏览子女每一条朋友圈,并渴望通过朋友圈,了解远行的孩子近况

回望我的朋友圈相册,的确。我们回避的或许远不止是在父母严重看上去十分堕落但又真实的『肥宅生活』,又或许是现充的社会青年。至少可以十分确信的是,我们离开原生家庭开始自己独自在外生活后,甚至只是住校,但是出现在互联网上的另一个我,是一种令他们感到陌生,甚至是害怕的人生。这其中有太多因为时代所创造的距离与矛盾,也有太多我们因为不善处理的成长挣扎和亲情。

回望我的朋友圈相册,的确。我们回避的或许远不止是在父母严重看上去十分堕落但又真实的『肥宅生活』,又或许是现充的社会青年。至少可以十分确信的是,我们离开原生家庭开始自己独自在外生活后,甚至只是住校,但是出现在互联网上的另一个我,是一种令他们感到陌生,甚至是害怕的人生。这其中有太多因为时代所创造的距离与矛盾,也有太多我们因为不善处理的成长挣扎和亲情。父母对于我们或许一直存在着一种「舒适期盼」,尤其当他们一年也见不着我们几次,不能像小时候一样介入我们的生活,成为我们生活的全部,只能祈祷我们像小时候一样乖巧懂事。然而我们热爱的符号很大程度上是父母观念里的离经叛道,要是让他们知道曾经的三道杠少年现在喝酒早恋网吧包夜,大概会怀疑自家孩子是不是误入了岐途。不想让爸妈看见的,也许还有我们的脆弱。小时候受伤了,哭两下爸妈就会应声赶来。成长的冰冷法则里却没有给依赖和软弱任何机会,打碎牙就着血也要往肚里咽,不仅因为期待更独立的成长,更因为太过明白距离这种介质可以让担忧放大百倍。与其让爸妈知道担心,不如告诉他们我过得很好。

父母对于我们或许一直存在着一种「舒适期盼」,尤其当他们一年也见不着我们几次,不能像小时候一样介入我们的生活,成为我们生活的全部,只能祈祷我们像小时候一样乖巧懂事。
然而我们热爱的符号很大程度上是父母观念里的离经叛道、大逆不孝,要是让他们知道曾经的三道杠少年现在喝酒早恋网吧包夜,大概会怀疑自家孩子是不是误入了岐途。

不想让爸妈看见的,也许还有我们的脆弱。小时候受伤了,哭两下爸妈就会应声赶来。成长的冰冷法则里却没有给依赖和软弱任何机会,打碎牙就着血也要往肚里咽,不仅因为期待更独立的成长,更因为太过明白距离这种介质可以让担忧放大百倍。与其让爸妈知道担心,不如告诉他们我过得很好。

越长大,我们的秘密也越来越多,但其实有一件事,他们可能一直没机会跟你们说:『其他他们愿意给予你的爱,其实远超出你的想象。』

越长大,我们的秘密也越来越多,但其实有一件事,他们可能一直没机会跟你们说:『其他他们愿意给予你的爱,其实远超出你的想象。』为了努力的成长,也许每一个人都在努力的咬牙、克制,报喜不报忧,都在仔细的筛选着自己认为「安全无害」的信息,以期望让父母和自己都能愉悦。至于那些,破碎而飘零的心也不知道如何还能修复、返回故土。只是,一想到我们和父母的时间,从睁眼的一刻,生命的交汇开始如沙漏累积,从闭眼发送的那一刻,累积的背面开始倒计时。无论总共能见多少面,永远是见一面少一面,你永远不知道见的最后一面是否就是永别,而我们还总是有不能让他们知道的事,这件事本身就有些伤感。

为了努力的成长,也许每一个人都在努力的咬牙、克制,报喜不报忧,都在仔细的筛选着自己认为「安全无害」的信息,以期望让父母和自己都能愉悦。至于那些,破碎而漂泊在外的心,却也不知道如何还能修复、返回故土。

只是,一想到我们和父母的时间,从睁眼的一刻,生命的交汇开始如沙漏累积,从闭眼发送的那一刻,累积的背面开始倒计时。无论总共能见多少面,永远是见一面少一面,你永远不知道见的最后一面是否就是永别,而我们还总是有不能让他们知道的事,这件事本身就有些伤感。

扫描二维码,分享此文章

兔子鲜笙's Picture
兔子鲜笙

我的 其他文章。